周谨整个人躬下身子将周白笼在身下,低头吻住小丫头的同时腰肌发力才插了进去,今天前戏做得很足,周白的小穴已经濡湿一片,龟头嵌入就被软软的穴口包住,引着诱着让他深入。

    周白学习什么都很快,一点就通,包括性事,现在已经学会什么时候该放松身体让他进去了,偶尔在高潮前坏心地夹他一下,好几次逼得他恨不得就直接射在里面。

    “嗯、周谨……快点嘛!”就在周谨出神的那短短片刻,周白已经难耐地扭了扭腰,两条腿儿在沙发上蹬了两下都充满了欲求不满的味道。

    周谨低下头去亲了亲她的耳廓,又用双唇含住她的耳垂,双手握紧了那双纤细的小手腕,腰猛地往里一顶,撞得周白几乎宫口开花,“小淫物。”

    他都这把年纪了,才终于体会到了毛头小子的那种对原始性欲的冲动,只要周白这小淫物冲他撒个娇扭扭腰,就像是按下了他身体里某个开关一样让他克制不住。

    周白身上满满的年轻活力就像是能通过她的所有一颦一笑传到他的体内一般,让周谨觉得自己好像也慢慢不受年龄的限制了。

    周白身体里的性器不断往肉穴深处捣,泛着无比的灼热,烫得周白身上都细细地浮出了一层薄汗,粉嫩的穴口不断往外出水,又被周谨的阴囊拍打开,发出一声声黏糊的脆响。

    她干脆把居家服整个都脱了下来,周谨抱住周白赤条条的纤细身体,将她整个人压在了沙发的角落,猩红的阴茎一次次挺入嫩粉的穴中,将淫水尽数挤出,操得周白已然是汁水横流,腿根儿都在发抖。

    周白觉得周谨在床上越来越凶了,每次都能爽到她高潮迭起才像是怜惜她似的射出来。

    “呜、啊……周谨……”周白的一对小胸脯被插得晃得厉害极了,穴儿的深处也不断收紧,“射、射在里面……啊……”

    虽然他们之间的性生活不能再和谐,但要说遗憾也是有的,周谨从来都没有把精液留在她体内过,平时都是规规矩矩地戴避孕套,就算有的时候被她撩得狠了情不自禁,也一定会在最后关头射在外面。

    周谨被绞得后脑都有些发麻,双手扣着小丫头的屁股发了狠地往里撞,鼻尖上的细汗聚成一整颗掉在周白身上,与她身上细细的汗合为一体。

    她越来越勾人了,也越来越能让他发狂,周谨暗暗地咬着后槽牙,惩罚似的在周白的嘴唇上咬了一口,“胡闹。”

    周白胡闹周谨可不会跟着胡闹,他知道如果周白真的不小心怀孕对她来说是怎样的伤害,趁她被高潮抓走全部注意力的同时赶紧把阴茎拔了出来,用手包住龟头让精液全部射在了自己掌心。

    一部分没有被包住的精液滴落在了周白的小腹,又被周谨仔细地擦去。

    回过神来之后的周白得知没有得逞,特别不乐意地蹬了沙发一脚,却也知道周谨这么做的用意,又发不起脾气,只能鼓着腮帮子拿起手机来玩,不理那头在帮自己穿衣服的臭猪。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结果一解锁,周白就点到了苏澈发过来的微信消息。

    苏澈:我刚看见你给我点赞了,难得啊朋友。

    苏澈考上了山城大学的软件工程专业,离开了青城,两个人虽然大半年没说过话,不过周白偶尔也能在他朋友圈看见他和女朋友秀恩爱,还有一堆好哥们儿,可以说是过得挺滋润了。

    周白现在对苏澈也没有之前那种别扭的厌烦感了,看见他发消息过来也就爽快地回复:是啊朋友,一般的事情我可不点赞的。Po18网:ρō① 八 点ús

    苏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可以,朋友。

    苏澈:哎,你和你喜欢了很多年的那个人在一起了吗,最近寒假我正好回青城了,如果没在一起的话我给你介绍我的好哥们儿?

    这人!周白嗤笑一声,瞥了一眼正好把最后一颗纽扣给她整整齐齐扣好的周谨,手指在屏幕上按得飞快:你可别了,我好不容易追到他,他现在本性暴露得厉害,放飞醋意了都。

    那头苏澈盘腿坐在沙发上也笑了:看来很幸福啊,你可别给我吃狗粮了我女朋友不是青城人,现在异地不要太难受。

    周白抬手准备继续回复,就看见周谨不知何时已经把她的衣服穿好了,正定定地盯着她看。

    “怎么了?”周谨很少有这样一直盯着她看的时候,被这样专注的看着,周白莫名地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周谨只是想起自己还忘记做了一件事。

    他拉起周白的手,将它捧入掌心的时候颇有些郑重的味道。

    “我也爱你。”

    他确实愚钝,本来示爱这种事就是应该由男人先做,结果他竟然一直没注意到……也不知道这小丫头跟着自己受了多少委屈。

    这么想着,周谨又低下头认真地在小丫头的无名指上亲了一下。

    “永远,只爱你。”

章节目录

夺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偷马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马头并收藏夺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