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猫儿巷的黄记面馆里,花瑞钧与随从明锐坐在临街的窗下吃面。

    明锐刚坐下来,扭头看窗外是,见到两队御林军往七湾巷去,忙小声对花瑞钧道:“爷,你看,御林军往七湾巷去了。”

    花瑞钧刚吃一口面,手一顿,赶忙抬头看过去,心不由得往下沉,对明锐道:“咱们赶紧出城。”

    明锐点头,起身付了账,出门将车赶到门口。

    花瑞钧出门上车,明锐扬起一个鞭花,赶着车往城门方向去。

    身后的掌柜大声喊道:“客官,给您找钱。”

    明锐扬声回道:“不用找了。”

    花瑞钧掀起帘子往外看一眼,催促道:“快些!”

    明锐应道:“小的明白。”随即扬起手中的鞭子,左右连抽几下,车速较之前快了许多。

    猫儿巷离北门不远,不一会,马车出了城。

    明锐问道:“爷,咱们往哪里去?镜湖山庄?”

    花瑞钧摇摇头,“不能去镜湖山庄了,我有种预感,咱们得赶紧离开京城。”

    明锐迟疑道:“离开京城吗?要不,咱们先到前面那家饭馆歇脚,看看动静。”

    花瑞钧想了想,点头道:“好吧!”

    明锐点头将车赶到一家川味馆,花瑞钧下车,朝掌柜的说道:“掌柜的,有现成的菜吗,我们赶时间,不能久留。”

    掌柜赔着笑说道:“这位爷,烧鸡,卤牛肉都是现成的。现在已经是饭点,咱们家铛头烧两个现成的菜也很快,不会耽误爷的时间。”

    “那好,掌柜的给我来一只烧鸡,两斤卤牛肉,一盘花生米了,再来两个上得快的热菜,一笼大馒头。

    对了,有打包的食盒吗?照样子给再备上一份,我还有几个兄弟在装货,没时间过来吃饭。得给他们带过去。”

    “有,有,有,在下这就去安排。客官是坐楼上还是坐楼下?”

    花瑞钧说道:“楼上,我喜欢清静。”

    掌柜的让小二将花瑞钧带到楼上的雅间。

    花瑞钧要了间临街的屋子,坐到窗下喝茶,小二离开后,花瑞钧用手指沾了水将窗户的皮纸戳破,边喝水边注意屋外的动静。

    过了一会,明锐推门进来,后面跟着送菜进来的小二。

    明锐等小二离开后,问道:“爷……'

    花瑞钧将食指竖起来,示意他别说话,然后指了指对面的位置,让他坐下。

    明锐在花瑞钧的对面坐下来。

    花瑞钧压低声音道:“先看看,吃了饭再做决定。”

    刚刚在面馆,花瑞钧才吃一口,而明锐一口都没来得及吃。

    明锐欠身应下,“好,听爷的。”

    二人边吃饭,边透过窗户的小孔往外瞧。

    不久,听到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明锐将头凑到窗户边看起来。

    花瑞钧正夹着盘里的腰花,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继续夹菜的手有些僵硬。

    明锐的低声禀道:“爷,御林军往镜湖山庄方向去了。”

    花瑞钧已经让自己镇定下来,说道:“吃饭吧,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明锐坐了回来,低头吃饭,不再多话。

    饭后,明锐抬头看向花瑞钧,“爷,京城咱们是呆不去了,接下来咱们去哪里?”

    “走吧,绕到城西,将母亲接上,然后离开。”花瑞钧说道。

    二人从饭馆出来,绕到西郊的一处庄子。

    在庄子门口了,花瑞钧从车上下来,四下看看,确保没有异常,重新坐上车继续往里走。

    花瑞钧透过车窗警惕的看着外面,凭直觉,他觉得庄子今日过于安静,于是对胆锐道:“咱们不进去了,赶紧调头。”

    明锐应声道:“是,小的明白。”

    当明锐将车头调过来,看到门口站着一群御林军,惊惶的说道:“爷,咱们走不了。”

    清竹看着御林军的人将花瑞钧押着往天牢去,才转身回郡主府。

    这一日,轰动京城的,除了皇上亲临承国公府贺喜外,还有御林军将王相府,上官府,花府,城北七湾巷围得严严实实,大理寺,刑部的官差将几家人押进天牢。

    刑部,大理寺经过一个多月的审理,在腊月二十的早朝,将奏折递给皇上。

    散了早朝,秦王径直去往郡主府。

    花嫣然正陪着平老夫人与王夫人吃早饭,得到门房的禀报,起身迎了出来。

    花嫣然见到秦王,问道:“有结果了?”

    秦王笑着点点头,“是,今早,孔大人将折子递给了父皇。如今只等着发落了。有吃的吗?散了朝我就过来了,还没有吃早饭。”

    花嫣然笑着回道:“有有有,我正陪外祖母他们一起用早饭。”

    说着,花嫣然将秦王带到饭厅。

    用过早饭后,花嫣然看着秦王,问道:“英国公与王相是端亲王的人?”

    秦王抿口茶后,点点头道:“是,英国公与王相都是端王追随者,他们与端王一起策划的宫变。宫变事败后,英国公将女儿送进宫,以撇清自己与端亲王的关系。

    那时,王相只是吏部侍郎,人又极伪善,父皇并未怀疑到他头上。

    那会儿,父皇唯一信任的人,只有近候在身边的几人,于是着令花叔查宫变之事以及我的下落。

    王相与英国公担心花叔查到他们头上,所以加害花叔,火烧了花府。花叔死后,龙影卫群龙无首,他们推花叙上位。

    这里还有另一个阴谋,花瑞钧的生母悦娘,是上官府的嫡小姐,上官老夫人的亲侄女,原名叫上官怡欣。

    上官怡欣是端亲王的人,宫变时已经有了身孕,至于花叙知不知道这事,就不清楚了。

    花瑞钧不是花叙的儿子,而是端亲王的遗腹子。”

    “原来是这样!”

    隔天,皇上有了决断,与当年宫变有关的人统统判了斩立决。

    花家的大仇得报。

    年后,皇上为秦王与花嫣然赐婚。

    半年后,花嫣然嫁进秦王府,新婚当夜,一番男欢女爱后,花嫣然手上的青风再次现身。

    花嫣然与秦王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秦王翻身下地,披上衣裳去往隔壁的书房,从暗格里拿出那枚凤纹的赤玉指环。

    花嫣然看到秦王手上的指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取下青风放在一起比较,哪知两枚指环碰到一起,快速的转动起来。

    花嫣然惊得抓住秦王的手,秦王将花嫣然搂在怀里。看着两枚指环并成一个,最后又分成两个。

    花嫣然拿起来细看,发现指环的纹路变成龙凤纹。

    花嫣然将其中一枚套到秦王手上,另一枚套在自己手上。拧动指环时,两人同时进入空间。

    花嫣然看着梦境中山花烂漫的东山,立马拉着秦王退出空间。

    秦王却在进入空间的瞬间,记起了许多事情。从空间出来后,紧紧的搂着花嫣然。温言道:“小语,往后,咱们再也不分开了。”

    花嫣然窝在秦王怀里,轻声应道:“好!”

    本书就写到这里了。至于嫣然与青岩的前世与将来,放在以后再写了。

    一路走来,感谢各位书友陪伴,谢谢你们的支持与鼓励!木木在此衷心的感谢,谢谢大家!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章节目录

空间重生之农门福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禾木火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禾木火每并收藏空间重生之农门福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