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火炎国人对南夏的使臣可并不客气。

    施崇俊记得自己使臣的身份,不坠南夏之威,不卑不亢,在等待了三天之后,才被火炎皇上召见。

    施崇俊送上太子妃写的信。

    但这信并没有被火炎皇上重视,他甚至都没有接,只让旁边的侍从念。火炎国众臣们神色轻蔑,如今火炎国国力强盛,大军压境,南夏怕了吧?这封信,定是求和信。

    国书嘛,他们懂!

    那侍从当众大声地念:

    “宇文倾衍,在这个位置上坐的可舒服?我救你性命,教你本事,如今你统一部族,便大军压境,攻打南夏,谁给你的胆子?好的不学,忘恩负义,你倒学了个十成十!你是不是觉得现在离已经离得远了,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你信不信我这就跑来火炎国,将你的耳朵扭断?”

    这侍从字正腔圆,念到后面,声音渐渐小了。

    这不对呀。

    哪个国书是这样子的?

    那边皇位上的宇文倾衍已经脸色变了,喝道:“别念了!”

    施崇俊没有被火炎国刀斧对面吓到,没有被火炎国人的冷落吓到,也没有被他们的恐吓吓到,却被这封信给吓到了。

    这一刻,他脸色煞白,心里问候了夏文锦往上数十八代祖宗。

    见过坑人的,没见过这么坑的。

    想要他死直接跟太子说一声,让太子处死他就得了,就偏偏把他指使到火炎国这么远的地方来,让他死在异地他乡。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这哪里是什么信,这不就是指着鼻子当面骂吗?

    都骂的狗血淋头了,这火炎国皇帝找不到骂他的人,他这送信的人还不遭殃?

    整个朝堂上也静悄悄。

    刚开始他们都带着轻蔑的笑容听着,因为他们都以为这是国书,求和的国书,低声下气的国书,好言相劝的国书。

    火炎国兵强马壮,现在南夏东面有东唐进犯,西南有他们火炎国大军,南夏腹背受敌,来求和也是很正常的。他们甚至想好了,到时候要什么条件。如果不答应,那就打啊!

    火炎国兵强马壮的,又不怕!

    可谁都没料到,竟然会是这样一封信。直呼他们皇帝的名字也就算了,还把他骂的狗血淋头。

    这简直是侮辱啊。

    有人大喝道:“大胆!”

    “拿下!”

    “杀了这使臣!”

    ……

    一时,群情汹汹。

    施崇俊本来是不惧的,但是,这封信,让人一言难尽。就算那些人一怒之下把他杀了,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喊冤的。

    然而,火炎皇帝宇文倾衍却道:“把信拿来给朕看!”

    内侍将信送过去,火炎皇帝看了两遍。

    殿内一点声音也没有,他们都在等待着皇上发雷霆之怒,把这个胆大的使臣直接拖出去砍了。

    什么两国相争,不斩来使?照斩不误。

    然而,皇上却笑了起来。

    一边笑,他一边抬起头来,对施崇俊道:“原来不是国书啊!”

    施崇俊:“……”

    这太子妃的信,算国书吗?

    宇文倾衍又道:“既然不是国书,怎么由你送的?你之前不是说你是什么,左都御史,官不小吧?”

    施崇俊:“……”

    宇文倾衍道:“是谁让你送的这信?”

    “是我南夏太子妃!”施崇俊心想死就死吧,都到了这会儿了,要是求饶,也未必能有命,不如硬气一点,那至少也死得体面一点。

    宇文倾衍吃惊:“太子妃?”他猛地站起身:“你们南夏的太子,明明已经有妻有子,她怎么会是太子妃?”

    这……看来火炎国只注意着统一各小国,消息并不灵通,他所知道的太子,大概是前前太子,先皇在位时候的事。施崇俊只好好一番解释。

    “所以,你们的太子妃,名字叫夏文锦?”

    施崇俊不悦地道:“我南夏太子妃的闺名,岂是外男能随便叫的?”

    宇文倾衍大笑道:“对对对,太子妃。难怪她会写信骂我,早知道她做了南夏的太子妃,我还打南夏干什么?不打了,撤兵撤兵!”

    众臣大惊:“皇上!”

    宇文倾衍目光一厉:“怎么,朕的话还有人质疑?朕说撤兵就撤兵。两国和平不好吗?打打杀杀的成何体统?咱们火炎国刚统一,事儿多着呢,贪多嚼不烂!去,让呼延大将军回朝!”

    施崇俊:“……”

    就这么解决了?

    不,还没解决!

    因为宇文倾衍又道:“去看看我的私库,里面有什么好东西,挑最贵重的,送去给南夏太子妃玩儿!另外准备一些礼物,修封国书,和南夏交好!”

    施崇俊:“……”

    从那封信被拆开之后,他就一直懵逼着,现在更懵了。

    太子妃说的居然是真的?

    直到带着火炎国的使臣们回来南夏京城,施崇俊都觉得懵逼。

    太不可思议了。

    一封信,还是骂人的,结果,对方真的退了兵!

    不过,在听了羿仲瑾的经历,知道一言喝退百万兵后,他才知道,一信退兵,好像很平常!

    太子妃太厉害了。

    他们之前都想错了!

    谁说太子妃配不上太子?

    太子妃到底多有本事,他们现在才窥见一斑。

    以后谁要说太子妃配不上太子,只有那些从小受着严格教养,知书识礼的大家闺秀才配,他要呸他们一脸!

    夏文锦并不知道,她一下子收获了一大帮狂热的崇拜者。

    战事歇了,南夏开始休养生息。

    八月,关于太子大婚的事就早早提上仪程!

    皇上也忙极了,他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于是,在九月初八这个南夏欢庆的日子,皇甫景宸还没能去迎亲,就先被皇上叫去了龙驭殿,一进大殿,好家伙,朝臣们站得满满当当。

    何公公捧出一个让皇甫景宸十分熟悉的卷轴。

    展开,当众宣读。

    皇上禅位太子了。

    众臣早得皇上通气,并不意外,看皇上那废寝忘食处理朝政的样子,就知道他不是安心当皇帝的。当初他也不愿意当,是被先皇强塞的。

    如今太子皇甫景宸能独当一面,声望日隆,太子妃声望也高,这时候禅位,再好也不过!

    所以皇上就撂挑子了。

    众臣们接受能力良好。

    反正这个太子他们也满意,而且这位太子妃厚德配位,南夏必然会昌盛百年!

    皇甫景宸登基了,但他还是去往夏宅迎亲,按照太子大婚的流程走了一遍。只是当夫妻对拜后,他执夏文锦的手,当众立誓:此生唯爱一人,此生只娶一妻!

    那些心中有别的心思,想为自家女儿孙女之类谋福利的大臣们,顿时知道这个念头不能打了,新皇这是在当众告诉众人,他要和未来皇后一生一世一双人,不设后宫啊。

    有太上皇的先例,众臣们竟然也觉得正常了。

    大婚之喜,南夏同庆!

    东唐,火炎,皆派了使者送来重礼!不仅如此,还有江湖中人也来贺千山万佛宗副宗主成亲大喜!

    据说,这是南夏建国以来,最热闹的一次大婚!

    多年以后,还为人津津乐道!

    而这位新皇与新皇后的事迹,也在南夏百姓之中广为流传!

章节目录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楚千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千墨并收藏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