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是玉瑾,故意没理他,开着门就直接进去了。

    以为他像以前一样,不会进来。

    没想到,他端着茶进去。

    “喝点茶!”

    还十分体贴贤惠的将她的耳钉放回盒子里,又将床上的衣服收过去挂好。

    轻车熟路,似乎就像小时候给她整理书包一样。

    念安想说他几句来着,可看见他给自己收衣服,似是想到了什么。

    慌乱,“不用,我自己......”

    话还没说完,裙子下面的内衣赤|裸|裸暴露在两人的视线里。

    念安的脸涨红,看着玉瑾跟个机器人似的,没半点多余的情绪,顺手将她的内衣收到洗漱间里的脏衣篮去了。

    念安看着跟个木头人似的玉瑾,“你,不用给我做这些。

    我说了咱们是平等的,你不用回报我。

    是我把你带回来,可是我爸妈养大了你,你孝敬回报他们去就好了。

    咱们之间也没什么相欠,需要还的......”

    说着说着,自己心里紧巴巴的,跟有刺扎心一样难受。

    语气里平添了几分委屈和倔气。

    他们曾经那么要好,现在,却拘束的跟个陌生人似的。

    不再整天跟着她,也不来她房间里听她说话了。

    她的尾巴似乎没有了......

    玉瑾没说话,向外走。

    念安识趣的让开道,想让他出去。

    却不防,玉瑾停在她身边。

    念安再贴墙让开路来,“你出去吧!”

    玉瑾却突然伸手将撑着墙,凑近她。

    两人不过是咫尺的距离,念安本能贴住墙,还不懂玉瑾想干什么。

    就听到玉瑾无奈的开口,“你不是想拐我来做童养夫的吗?怎么,现在后悔了?”

    “哈?”念安见他提到小时候的玩笑话,有些莫名其妙。

    玉瑾看向她,眼神炙热。

    “不是我不想来找你,而是不能。”

    按住她的脑袋,低头猛地亲住了她,片刻,恋恋不舍的放开。

    “从你上初中时,我便不会来给你守夜,不会来你房间,不再整日形影不离。

    是因为二爷说你开始长大,我们应该避嫌了!所以......”

    念安心里生出一点小欢喜,“那你平日也不跟着我了......”

    玉瑾有些无奈,“二爷说要一辈子留在身边照顾你,我就必须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足以庇护你,庇护整个易家。

    我不想以后成为别人成为你的大树,所以我才外出学习读书的。”

    念安眼里的笑意浮出来,眉眼里带了一点傲娇和欢喜,“所以,你就这么想做我童养夫?”

    玉瑾低头,“想,一直都想!”低头狠狠吻住了念安。

    念安抱住他,热烈回吻。

    两人正在如火如荼,玉瑾忽然抬头,将她抵着墙上。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该休息了!”

    说完,真的就出了房门。

    念安拉住房门,“你耍了流氓就想跑?”带这些气鼓鼓。

    向来是只有她占别人便宜的,还能让人白白占了她便宜?

    玉瑾隔着门,笑,“我是还向二爷提亲了再来耍流氓。”

    有二爷在,他可不敢轻易乱来。

    念安听到她的话,脸爆红,将门踢上,“滚吧滚吧!”

    脸上的笑意却如何也止不住。

    小柚子在亲手写着喜帖,易不染瞧见她书写的名字。

    略略蹙眉,“他也用得着你亲手写请帖?”

    小柚子放着毛笔,甩了甩有些发酸的手。

    “这所有的请帖那都是我亲手写的,我又不是专门写给他一个人。

    你吃什么飞醋?

    再说了,人也是有儿有女的人了。还能有什么心思?”

    易不染冷哼一声,“他那是没心思吗?

    是不敢有这心思,怕赫连家下蛊给他毒死了!

    他要没这心思,怎么眼巴巴的每年都送些东西来?”

    小柚子,“他那不是给安安送的吗?说是给他儿子送安安的见面礼!”

    易不染,“就他儿子也想娶我心肝宝贝?”

    小柚子,“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不是没同意吗?”

    念安在不远处挑戒指,长桌上,堆放着数百只名贵戒指,她在一一试戴。

    明安,“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些旧思想,给儿女定姻亲的?怎么说朗叔也是留过洋的人!”

    念安认真挑选着戒指,一款一戴着手上仔细看。

    “你懂什么?朗叔叔的心思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他看中安安不就是因为安安和妈妈小时候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吗?

    他这辈子娶不上妈妈,就把主意打在他儿子身上去了!”

    不停的晃动手,企图从每个角度都看一遍戒指。

    明安啧了一声,“这他还挺痴心妄想啊!”

    念安耸耸肩,放下重新选了一个,“那就是他一厢情愿罢了,别说我们妈妈不同意,赫莲阿姨也不会饶了他。”

    明安听到赫莲娜,“唉,我听说赫莲家是少数民族,会做蛊术。

    要是他们来,我能养两只吗?”

    念安白了他一眼,“少年,建国以后,就不兴这套了!

    我最期待的是温伯父和嘉嘉伯母来,温伯父上次说要把他的勋章送我的!”

    易家里,人人都在为念安的婚事忙碌,处处洋溢着喜意。

    小柚子写了请帖,认认真真的装进了一个信封:苏山河收,故人安柚柚寄。

    递给白芨托人转送去南洋。

    回头不忘嘀咕,“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收到,是不是换了地址?”

    这些年,大大小小,她给身在南洋的苏山河寄过无数封书信,可惜都石沉大海。

    小柚子也特意请人去打听过,可一直未有他的消息。

    易不染眼神动了动,随即道,“国内外乱了这些年,现如今翻天覆地的,没了下落很正常。”

    在某个深夜里,其实白泽早已带回了消息。

    “南洋那边托人来信,说苏山河早几年前就死了,死在当地帮派斗争中。”

    默默递过半块玉坠来,“听说,死的时候他手里还紧紧握着这半块玉。”

    易不染接过,正好是当年小柚子送给苏山河那块。

    “对外,就说没找到苏山河的下落。”

    他终究不忍小柚子伤心,便作为秘密掩盖起来。

    深夜,小柚子坐在沙滩上的石头看星星,感受着海风习习。

    易不染过来坐下,小柚子看了他一眼,紧紧的牵着他的手。

    易不染手上挂着的是他们的定情信物,一条红绳穿着满满一圈的乳牙。

    小柚子笑,“你可得小心戴着,以后我老了没牙了,还要给我镶上!”

    易不染想起小时候来,眼里带着深情的笑意,回握着她的手,“好!”

    (听闻乱世爱情,十有九悲,安柚柚,之所以幸运,是因为有个易不染。)

    【作者有话说】

    小柚子和易不染的故事到这里并不结束,而是我们到这里结束了。

    感谢每位支持我的小伙伴,人无完人,书更无完书,感谢你们的包容一路看下来。

    我们下本书再见!

章节目录

夫人是个娇气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冰糖甜不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糖甜不甜并收藏夫人是个娇气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