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哎哎!你们听说了么?我刚从楼下上来,一楼服务台的姐姐说新来的总裁老帅了!”

    “真的假的?不是说刚接手还在走流程吗?她们怎么知道的?”

    IEO大厦49楼,工作隔间里,面容精致的白骨精们交头接耳聊八卦。

    “是真的!说是因为原来那位邓总员工工伤事一直没有处理妥当,家属总来闹腾……这事儿本来不用那么大的咖位去处理,可能新官上任三把火吧?服务台小姐姐说了,总裁带人亲自跟家属谈的,就是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另一个隔间里,暗伏偷听的白骨精忽地起身,插入几位同事的话题不忘爆出更大的料:“这算啥,你们都不知道吧?这位新来的总裁,据说是集团两个月上找回来的……”

    “小道消息还说发现时是在海里,醒过来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个傻子……”

    “怎么可能!你这小道消息肯定不靠谱,要真是傻子,这么大的公司能交他手里?哎哎哎,姐妹们别理她,烦死了!”

    “怎么不靠谱?这是是认识主管唐谣谣说的!你们不信就去问!”小瓜子脸白骨精生气了,也不顾之前闺蜜叮嘱的要把嘴巴闭严实,叭叭叭的全说了出来。

    众人心里一记咯噔。

    啥?

    人事主管说的?

    那那那,那些事儿不会是……

    众人瞪眼,还没从惊愕中回过身,一阵“嘚嘚”

    有规律清冷的步声传进耳里,紧接着便见一个小西装A字裙前凸后翘的女人踩着恨天高奔向门口,“总裁,您请~”

    话腔带钩子,话音落下,还不忘眨眨美眸放电。

    隔间里的白骨精们呆若木鸡。

    这……

    不就是刚才她们念叨的人事部主管,唐谣谣么?

    平时傲到天上去的一个人,这会儿就跟后腿一样。

    众人不禁对之前听到的小道消息,再次产生质疑,而就在这时,又是清脆的“嘚嘚”两声。

    一条修长的腿先踏入工作区大门,紧接着一张俊朗深邃的面容出现在众人面前。

    男人肩宽窄腰、面容英俊,一双眉眼格外深邃,许是听见了刚才白骨精们的议论,他狭长的眸轻轻上抬,居高临下斜睨向隔间里的女同事。

    又A又欲,极具危险、侵略性的眼神,一干白骨精全部定格,打印机“笃笃”、“滴滴”的声音都跟着停止了,整个工作间瞬间鸦雀无声。

    傻个锤子啊!

    绝对是唐谣谣那个死女人想独吞,所以说出来的谎话!!

    这么帅,还多金,就是傻的我也可!!!

    白骨精们面上一本正经,实际心里早已喷出火焰山,一个个眼睛发光跃跃欲试。

    唐谣谣近水楼台,扭着小腰殷勤道:“总裁,要不要喝咖啡?我再带您熟悉一下环境吧~这边是工作区,您的办公室在那边,全景观落地……”

    对上男人居高临下寡情的目光,唐谣谣腰也不扭了,立马站定规规矩矩道:“您稍等,我这就去调来魏小姐的保险单!”

    不用男人开口,唐谣谣火速转身,很快拿了一个文件夹回来,双手恭恭敬敬递到男人手上。

    男人雷厉风行,拿了东西就走。

    唐谣谣擦了一把冷汗,心道:算了吧,这个不是老娘能驾驭得了的。下一个更好更乖!

    工作区域恢复平常,嗡嗡有些议论声,唐谣谣板着脸,一巴掌拍桌上,“嘀咕啥呢!还不快干活?全勤奖还要不要了?”

    *

    “我跟您一起上去吧?”

    车子停进医院停车位,后视镜里,男人西装衬衫领子拉开,领带歪歪扭向一边。

    司机犹豫了一下,继续道:“那家人很难缠。”

    “不必。”

    男人睁开狭长的眸,稍稍整理仪表,拿起文件夹退开车门,虎步生风头也不回的走了。

    望着男人的背影,司机轻轻叹了口气,心道:那家人可不是什么讲理的人。

    ……

    医院是很普通的人名医院,连三甲都不是,鱼目混珠人很多,沿路被人行注目礼来到609号病房。

    男人屈起手指,“叩叩”敲响门。

    “我不想看见你们!再来烦我,我就把你们全部举报!”

    病房里,歇斯底里的女声传来。

    “……”男人静默一瞬,薄唇轻启清冷吐出几个字,“我是公司负责人,过来协商处理员工工伤事件。”

    他事先了解过这件事,之前说是女员工熬夜加班猝死,家人上公司闹索要赔偿,后来不知怎么回事,人又没死,但是因为昏迷无法工作,还有医疗费用,家人碰不罢休。

    家属那边说不通,所以他才会来医院,试图从当事人下手。

    该有的赔偿一分钱不会少,不该花的,一毛也不会掏,这是他做事的风格。

    病房里安静一瞬,很快传来女孩略显慌张的声音:“进来吧。”

    “你就站在那里……”

    来时早已想好措辞,可转身看清人脸时,男人倏地顿住。

    女人黑长直乱糟糟的,精致的瓜子脸苍白消瘦,一双眼睛乌黑大得出奇,声音听起来还算冷静,给整个人缩在床里侧坐着。

    给人的感觉,犹如一直惊惧炸了毛的猫。

    她在害怕,在不安。

    男人微微怔愣,五官周正凌厉的脸上浮现一丝迷茫。

    可是……

    为什么呢?

    不等他多想,女人的神情再度发生变化,恐惧,茫然,惊喜……

    紧接着从床上跳下,期间撞到床头柜,玻璃杯落地碎了一地,她踩着玻璃渣,踏出一路的红色脚印,仿佛不知疼似的,奋不顾身的——

    扑进他的怀里。

    时间仿佛按下静止键,男人一直安静、纯白的世界里,突然多出一枚色块。

    是娇艳的红。

    他犹豫着要不要将人推开,怀里人突然抬起头,成年女性精致的面孔,却露出与之不相符的清纯与依赖。

    她在哭,大抵的眼泪不要钱一样的外涌,却滴滴灼烧他的心。

    她说:

    “你怎么才来啊……我怕死了!”

    “我爸我妈不要我了!他们把我送到这里,这里好可怕!那些人说是我的父母,还骂我是疯子!”

    “我是魏岚,可我不是他们的魏岚!衍邑,我害怕,我好害怕!”

    她紧紧抓住他的衣襟,苍白唇瓣娇纵撅起,很快又拧起眉心,唇瓣颤抖委屈的向下撇去,“衍邑,我害怕,你抱抱我,抱抱我好不好……”

    漂亮皮毛的小猫让总是人无法抗拒拒绝。

    大掌缓缓上移将人搂进怀里,空白的脑海仿佛又多了一块色块。

    是溢满遗憾的褐色。

    他喉结滚动,声音沙沙亚亚不确定的问:“我……叫衍邑?”

    那些人找到他的时候,叫他什么来着?

    怎么……

    突然就想不起来了?

章节目录

穿书年代成了大佬心头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唐阿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阿谣并收藏穿书年代成了大佬心头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