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看着外面下的雪,雪比开始下的时候大多了。

    天地一片雪白。

    “今年的雪下得晚,到这一会才下,之前还说怎么不下雪,找了司天监的人问,说是要等一等,到现在下了,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等我们这位小公主。”

    秦嬷嬷听了太后娘娘话也看出去,看向外面的雪。

    雪是一下子下的。

    “可能是的。”可能就是为了等前贵妃娘娘产下这位小公主。

    “这也说明咱位这位小公主还是有福气的。”太后娘娘又说了,笑了笑,带着慈爱说起小公主的福气,不然哪里会一生下来老天爷就下雪!

    秦嬷嬷点头:“对,太后娘娘。”

    太后娘娘嗯一声不再说。

    想到好像就是由于前贵妃娘娘今日发动生产,冬日第一场雪下来,也没有多少人说什么。

    别的宫里的人这时也同样回前贵妃娘娘宫殿外面。

    打听前贵妃生下的小公主如何。

    而贺才人贺晴带着宫人披着披风,冒着风雪提着灯笼从外面回来了,她亲自带着宫人去了一趟。

    去了一趟前贵妃的宫殿,看前贵妃娘娘。

    可惜皇上不在。

    太后娘娘也不在,就皇后娘娘在。

    皇后娘娘一心守着,前贵妃娘娘已经生产。

    回来后宫人燃起碳盘,盖下门帘,点上灯。

    贺?换下身上落满雪的披风,抱着汤婆子,终于整个人舒服起来,不再觉得冷觉得不舒服,她看着外面。

    知道前贵妃和她知道的生下的是公主就行了。

    “小主还不睡吗?”宫人小心开口。

    贺晴不想,她睡不着,今晚不知道还有没有事发生。

    “你们下去吧。”

    她看了一眼身边宫人。

    “小主?”宫人还要说。

    没有说退了下去。

    贺晴一个人坐着。

    皇上听说没有去良妃那里,在养心殿里,她想绕路去养心殿的,问了下来公公,来公公的样子让她没有去。

    养心殿。

    谢禇远刚知道前贵妃生的是一个公主,来公公回来稍晚一点,比别的人留得久一点,打听得也更为清楚,因而禀报给皇上的时候,说的也清楚。

    像小公主出生后怎么样啊,长得像谁的都知道,小公主很健康,哭声很大,也响亮,还有很白,像前贵妃娘娘。

    也有点像皇上,前贵妃娘娘生产后便昏了过去睡着了,听完,谢禇远没有说话,让来公公继续去守着。

    来公公原本以为皇上这下该会去看下,或者为这位小公主赐名的。

    要知道这位小公主是在第一天下雪时出生。

    不少人在说这件。

    谢禇远看他不走,手再一摆。

    来公公只好退下去。

    不过才刚退到门口,就得知良妃娘娘派人来了,良妃娘娘派人来是?他不知道,问了下,知道后,他进去和皇上说了。

    “陛下。”

    “人来了?”

    谢禇远听了,让人进来。

    来公公闻言下去,带了良妃娘娘身边的兰心进来。

    兰心一来行礼。

    来公公还没问。

    谢禇远问了,问她来做什么。

    兰心:“皇上,主子让奴婢来恭喜皇上,前贵妃娘娘生下小公主。”

    “她知道了?你们主子知道了?”谢禇远听完只有这句,来公公——

    “是。”兰心低头。

    “皇上。”来公公侧头又望了皇上表情。

    谢禇远:“良妃睡了没有?”直接问良妃睡了没有。

    来公公——

    兰心抬头说没有:“主子一直没睡,皇上在养心殿下,主子怕有什么,也担心前贵妃娘娘生产,知道了是小公主后派了奴婢过来。”

    “那就回去,这么晚了还不睡,离了朕不行?”

    谢禇远直接了当道,说完往外面走,根本不说别的,也想不起来别的。

    还让兰心跟上。

    兰心张了下嘴,什么也不再想跟上。

    来公公也差点跟上,跑了两步,想到皇上的命令,他是要回去前贵妃娘娘那边守着的,怎么跟着一起去了?前贵妃娘娘生产了,算平安生产。

    也确实不需要皇上过去。

    想完他去了。

    谢禇远亦带着兰心回了芙蓉殿。

    路上,看着飘落下的雪,神色怔了下,进了芙蓉殿,得知女人依然没有休息,他走到后面,见女人坐着。

    一声皇上驾到没响完。

    他打住了要叫的人。

    顾清舒看着还没动。

    谢禇远走近,看着她,坐了下来,拉了她:“听说你还没有睡,朕就过来了。”

    李嬷嬷兰心相视一眼行礼。

    谢禇远手一摆。

    “皇上,前贵妃娘娘生产了。”

    顾清舒见李嬷嬷她们起来,小小声开口。

    “嗯。”谢禇远嗯了下,握住她的双手问她冷吗,外面下雪,更冷了,怕她冷到了,还好里面不像外面那么冷。

    她的手是暖和的。

    “皇上,该问的是妾才对,该妾问你冷不冷,听说下雪了,好久就盼着,想要下雪,一直不下,今天突然下雪,妾想去看看,肚子太大,小公主也有福气。”

    对一位刚出生的婴儿,顾清舒还是有善意的。

    谢禇远:“是这样?”

    看了她。

    “生产后,再看雪也不晚,一个冬日,雪多的时候还长。”

    他拉了她问她睡了吗?

    “皇上想休息了吗?”顾清舒回问皇上:“皇上,总哄妾身。”

    “朕哪里哄你了?想不想休息?”

    “想。”

    顾清舒语毕,和皇上一起由着李嬷嬷她们服侍着休息,休息后,看着外面,外面润雪无声,皇上的手伸过来,抱过她,把她抱在怀里,她有点愧疚,刚出生小公主看样子今晚不会有什么。

    她曾以为今晚皇上会下令。

    天亮。

    想知道小公主情形的都知道。

    午间。

    顾清舒听到皇上把小公主抱给了皇后养,以后这位小公主就由皇后娘娘养着了,不再养在前贵妃娘娘身边。

    主要也是前贵妃娘娘还是没有清醒。

    纯嫔位份够,只是要照顾前贵妃娘娘。

    她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经历了什么,有着什么样的博弈,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个,皇上下了旨,小公主被抱走,皇后娘娘也乐意。

    太后娘娘没说什么,事情就是定下。

    其实这位小公主抱给皇后娘娘养也有好处,比养在前贵妃娘娘身边好多了,也比养在纯嫔身边好。

    由皇后娘娘养大,怎么着也可以说半个嫡公主了,不得宠,身份也高半阶。

    何况皇后娘娘还没有别的皇子公主的。

    想必会精心养着她的。

    也因为皇后娘娘养着,半个月后,听说小公主长得格外的可人,皇上也去看了几次。

    换成前贵妃娘娘,皇上可能都不会去看。

    表面上看不出皇上疼不疼这位小公主。

    顾清舒知道皇上心里是喜欢的。

    日子就这般到了她肚子也痛起来,羊水破的一天。

    这一日倒是没有下雪了。

    难得天气晴朗的一天,阳光正好。

    和前贵妃生产那日截然不同。

    顾清舒知道生产痛,知道生产很艰辛,可没想到比自己想的还要艰辛,艰辛得多,她下午午睡起来见红的。

    一直痛着叫着到第二天早上还是没有生出来。

    直到晌午。

    顾清舒几近快要昏过去的时候,终于生产。

    耳边是弱弱的叫声。

    还有稳婆的良妃娘娘,良妃娘娘你生了,生了一位小皇子的声音,果然如她所想生了一个小皇子啊,有人抱了小婴儿过来给她看。

    她来不及看,只扫了一眼就累得昏睡了过去。

    这么冷的天,生产生得满身是汗,累得也连一口气都没有了,睡过去后,她什么也不知道了。

    外面。

    谢禇远知道是生的皇子,让稳婆抱给了他看。

    稳婆听了抱上前。

    谢禇远看一眼后,伸手抱在怀里,怀里的臭小子很像他,非常像,也像良妃,一眼他就爱到心里。

    来公公也高兴得不行,甩着拂尘带着人恭喜皇上。

    所有人都一起跪下。

    “恭喜皇上,良妃娘娘生下的是小皇子。”

    “恭喜皇上。”

    一声声过去。

    李嬷嬷兰心一样高兴得不行,她们的主子生下了皇子,不是生的小公主,比前贵妃娘娘厉害多了。

    进去看主子,知道主子累极睡过去,松口气,走了出来。

    谢禇远抱了一会怀里的小子,见她们出来问了她们一声。

    知道怎么样后。

    没有说什么,再抱了下怀里小子,把怀里小子给了奶嬷嬷。

    奶嬷嬷小心接过,退下。

    所有人看着皇上,虽然皇上只是如此,但良妃娘娘生产皇上不止亲自站在外面守着,小皇子生下来,皇上还抱了,之前前贵妃娘生产呢?

    据说皇上都没出现。

    果然良妃娘娘是宠妃。

    很快。

    谢禇远见人收掇过产房后,走了进去。

    “皇上。”

    有人想叫,李嬷嬷:“不必说,皇上不在意。”

    稳婆们不再说。

    稳婆是皇上换过的。

    谢禇远到了里面见到良妃,看着她,看了良久,根本不在意产房的湿气以及没有完全消散的腥味。

    “谢谢你,良妃。”

    给朕生下皇子,又有了一个皇子,他让人好好守着离开,回到养心殿,不顾别人的目光,翻起早就起好的名字。

    来公公看着不知怎么开口。

    不久皇上不再翻。

    整个前朝后宫都知道,良妃娘娘平安生下一位小皇子,赐名为睿皇子。

    由此可见皇上的心情。

    太后娘娘开心得不行。

    后宫的女人,皇后默声无语。

    有些女人找上皇后,想去看良妃娘娘。

    贺晴也一起。

    皇后同样想去看,她们到了芙蓉殿外面,被拦下,还没说什么,皇上命令下来,让人都回去。

    “生之前不能见良妃,生了也一样。”

    淑妃被禁着足,知道后,嘴里说着,心里想着皇上永远不要让人见良妃吧,要是知道良妃会成这样,在良妃入宫第一日,大家都会一起灭了她。

    或在良妃还没入宫就灭了她。

    在最早时不让她活。

    幸好自己没有去,淑妃接着庆幸自己没去。

    林家人也想入宫。

    三日洗三这日林家的人入了宫,威远侯府老夫人也来了,是被请来,好像皇上一下不在意别的了,正式请了来。

    顾清舒是在第二日睡好醒的的,醒来人就好了,听到皇上意思也意外了好一会。

    “你如今不用担心别的了。”谢禇远看她。

    好吧,顾清舒听皇上。

    这几日,皇上对小皇子爱得不得了,天天看天天夸。

    还要大办洗三!

    洗三顾清舒还没出月子出不去,由身边人抱着小皇子去了。

    小皇子生下来不如小公子身子壮,但慢慢越长越好。

    洗三这日很多人送了礼到芙蓉殿,洗三过后,皇上正式下了旨,立她为皇贵妃。

    是的,只屈居皇后之下。

    前朝后宫再度大震。

    顾清舒都没想到。

    要知道一般皇后还是,是不会立皇贵妃的,皇贵妃如同副后,这样立,难怪前朝后宫都震惊。

    她听李嬷嬷讲,太后都找了皇上。

    皇上同太后娘娘讲了讲后,太后娘娘才没找她。

    她还是问。

    “皇上为什么?”

    皇上说这是早许诺给她的。

    是他的承诺。

    “朕想给你最好的。”还有那小子。

    他看向小皇子。

    顾清舒明白了什么。

    事后,她知晓了她生产那日呆在外面有些人被抓了起来,稳婆也被关,李嬷嬷只说好像那些人做了什么。

    问兰心更不知。

    问皇上,皇上不说。

    没几日,她知道了,有人想在她生产时害她。

    在新年前。

    皇上下旨又关了太子,也训斥了皇后,前贵妃是装的,也参与了,年后处死。

    很多人求情。

    皇上置之不理。

    年后。

    顾清舒出了月子,天气也好起来,不再天天冷得不行,反而一日日暖起来,她洗了一个热水澡焕然一新见了很多人。

    这月子里她想办法让自己恢复到从前,或更甚从前。

    看到不少人目光都惊艳到,她微微一笑。

    夜里她勾引了皇上。

    谢禇远也由她勾引。

    之后前贵妃被赐死,后宫仍是她专宠的日子,顾清舒时不时失下忆什么的,保持着彼此之间的新闻,他们玩了很多新鲜的把戏。

    皇上对她一日好过一日,小皇子快三个月,皇上回来脸然不太好。

    看着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看了她很久。

    顾清舒问起来。

    “有人说你是故意勾引朕,一开始还在宫外,在寺里是故意勾引朕。”谢禇远道。

    “妾就是故意,皇上天纵神武。”

    顾清舒知道这日会来。

    想不到来得这么快,她也不俱了。

    谢禇远听了,本来生气,也不生气了。

    “皇上自己也说过啊。”

    顾清舒道。

    谢禇远也是想到这。

    顾清舒:“不知谁说的?”

    谢禇远:“贺氏。”宫里忽然之间多了一些流言,他听到查了查,查到的。

    “贺才人,是她啊,她怎么知道的?知道太多了,不对贺嫔,她会那么多东西,知道也正常,皇上没怀疑过?”在年后,贺才人也晋了位,一下成了贺嫔。

    晋位前皇上问过她可以吗。

    她说可以,行。

    贺嫔在她不方便时发明了很多吃的用的,吃穿住行都有发明,如果说她弄出来的尚在理解范围。

    还有皇上保她的话,贺嫔不同了。

    她就跟妖孽一般无二了。

    贺嫔也是自信,也是自负,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以为她是她?

    原本皇上就怀疑她了,她还传出流言。

    当然这算是她放纵的。

    也是她挖的坑,等着贺嫔掉下来。

    要知道年后,皇上虽说依然天天到芙蓉殿陪她陪他们的小皇子长大,贺嫔的升位还是引起了一些人说道的,加上她弄出来的那些东西,比她都厉害,不少人认为皇上会宠她。

    也有人夸她!

    贺嫔可能也坐不住了,呆不住了。

    这下。

    “怀疑了。”

    谢禇远出声。

    “皇上,我说我做过一个梦。”顾清舒又说起自己做的梦:”贺嫔弄出来的里面也有,皇上。”

    谢禇远早想到了。

    “皇上。”

    “朕会物尽其用。”谢禇远忽然开口,顾清舒不懂皇上的物尽其用是指,皇上不解释。

    第二天她知道了。

    贺嫔病了,和太子妃曾一样,太子妃早就无声无息。

    赵氏病得疯得什么也不知道。

    很久之后,看着皇上的改变,顾清舒问了知道,贺嫔被关起来,被审问,说他们是一本书里的内容。

    穿书?

    顾清舒无语透了。

    皇上:“朕不信。”

    再后来。睿哥儿长大,长到了十岁,整个国家发生了翻天的变化,国富民强,有她的功劳,有贺嫔的。

    皇上功劳最大。

    也是这一年,太子叛乱,皇后娘娘娘家被卷入里面。

    被皇上一网打尽。

    东宫最终只余下罗良媛几个女人,也好在罗良媛生的是女儿。

    宁嫔直接自尽。

    顾清舒成为了皇后。

    睿哥儿成了太子。

    关于她命格贵重的事由慧恩寺方丈大师在睿哥儿生下后不久就传扬得天下皆知,没人反对。

    太后娘娘老了,出了宫休身养性礼佛了,宫里宫外的事亦都不管,小公主长大了,皇后被废,回到了纯嫔身边,由纯嫔教养。

    皇上竟还要遣散了后宫。

    “你不是说梦里都是一夫一妻?朕就和你一起了,别的女人没必要,国家要更好。”

    皇上要以身做则。

    谢禇远说完下了旨。

    后宫女人要出宫出宫,不想出宫就移居别院,不能再留在宫中,后宫女人们没办法,再是怎么闹,结果也定。

    贤妃出宫跟着等了她很多年的男人去了边关。

    直到这时顾清舒才知道贤妃的过去。

    听完她的过去。

    她替贤妃高兴。

    菀菀也是,为姑母高兴,菀菀嫁人后过得极好,和她的那位假姐姐,天差地别,皇后娘家倒了后。

    那一家也被牵连。

    贤妃娘家安静得不敢再说什么。

    顾清舒的大表姐也回了京城,表姐妹见面,很感概,顾清舒看着大表姐,发现她变了。

    林家的姑娘,无论是二姑娘还是谁,这些年里,渐渐嫁了出去。

    林家无论有再多心思,没用!

    李大夫在京城呆得很好。

    后来成了闻名的神医。

    待到睿哥儿长十五岁,谢禇远直接把皇位传给了他,带着她出了宫,游山玩水去了,睿哥儿也没有负他们重望,前朝后宫都赞不绝口。

    这些年顾清舒没有再怀孕再生。

    有人向皇上进言,皇上都不听的。

    不过出了宫,她倒是想生个公主。

    只是生不出来。

    有一晚,说到生公主,顾清舒想起曾在养心殿见过的画像,终于问了出来。

    “玉妃?朕早就忘了,朕这一生,要说动过心可能曾动过,但真的心里装的,有过的只有你这个女人,不然你以为朕做的这一切算什么?”

    “皇上。”

    顾清舒觉自己不年轻了,怕他变心。

    谢禇远盯着她,满是爱意:“朕比你老得多。”

    驾崩也是先驾崩。

    “皇上,不要。”

    顾清舒依恋皇上的很。

    曾经她想成为全天下最尊贵的人,她成为过,在那时一切看不起她的人都要向她跪下磕,再不敢说什么,也后悔没有好好待她。

    太子死前不就后悔了?

    她没去见,可听说过。

    皇上为此还不高兴呢,说她是他的!

    她现在想和皇上好好到老,自己过好了,很多过去的人事都和解了,也抛到了脑后。

    她的身体。

    几十年转眼过去。

    李嬷嬷先走。

    兰心还在身边。

    顾清舒觉得自己要比皇上先走了,皇上头发白了,只是还是健壮,她呢,她再做了一个梦。

    梦里。

    她回到第二世现代。

    看到了一本书。

    正要做什么,看到那本书被人拿起来,她一看,居然看到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看到了自己。

    那个人是自己吗?眼看那人翻开书自言自语:“有人说结尾太急,想要番外,可是不想写了。”

    顾清舒一听,还要再听。

    “皇上。”她叫着,睁开了眼。

    看到了皇上。

    她陡的抱住老了的皇上,不知那是梦还是真实!

    或者这一生就是她的一个美梦!

章节目录

重生后太子妃黑化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失落的喧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失落的喧嚣并收藏重生后太子妃黑化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