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姜沐这语气不对,温立言立刻解释,“我表达的是我对霍家的猜测,那全都是霍家人会有的想法,跟我可没有任何关系,你可不能误会我,我个人觉得不管是生男孩儿,还是声女孩儿,都无所谓。只要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男孩儿,女孩儿我都喜欢。”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姜沐嘴角一抽,“我说你是不是想的也太早了一些?你是你,我是我,咱们现在还什么关系都没有呢,你这就幻想起孩子来,是不是想的太早了一些?”

    “早晚的事儿,我这个人喜欢做事打提前量,提起设想好。”温立言笑着说。

    姜沐无语极了,这人的神情简直没眼看!

    赵月醒来之后,已经是傍晚了,怀孕之后,她就非常嗜睡,这个习惯延续了她整个孕期。

    姜沐和温立言坐在房间里跟赵月聊天。

    屋子里亮着暖黄色的灯,小茶几上还放着一束茉莉花,淡淡的花香萦绕在了整个房间。

    姜沐给赵月削了一个苹果,看着她吃了大半,很久没看到闺女了,赵月那叫一个想念,三人就这么闲聊着,病房里温馨极了。

    霍华德拎着孕妇餐过来,看到赵月脸上那轻松地笑容,他也不由得松了口气,越临近预产期,她就越紧张,情绪也越焦虑,反映出来的症状也越多,他已经好多天没有看到她这么轻松地笑容了。

    “你们能过来,真的太好了。”霍华德很高兴。

    “这么重要的时候,我自然要在场的,我还要第一时间迎接我的弟弟或者是妹妹呢。霍叔,你也别紧张,放轻松,老妈肯定顺顺利利的。”

    姜沐安抚着。

    “我知道,我知道,我请了最有经验的妇产科医生,而且,可能会发生的意外我也组织了专家组,他们都有相关的预案,确保顺顺利利的。”

    霍华德这段时间在医院,除了照顾赵月,就是跟医生商量这些事情。

    姜沐听了都震惊,原来还可以这样!

    而站在她身边的温立言,却是默默记下这件事情,以后肯定能用到。

    霍华德这正放松呢,赵月那边却是真的要生了,提前了几天,不过人在医院,一切都准备就绪,虽然有些突然,但是,大家依旧不乱。

    霍华德更绝,直接换上了无菌服一同进了产房,理由更是让众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的原话是,霍家在港城也有不少的净胜对手,万一有人为了报复他,把他娇软可爱的女儿偷换了,那怎么办?

    谁也拦不住,他就那么进了产房。

    姜沐觉得霍华德的担心确实很有必要,而且,他进去,老妈多少会更安心一些。

    至于其他人怎么想,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至少她身边的这位十分认同霍华德的猜想,又默默记下来一条。

    这次真的是不虚此行,学到了很多很宝贵的经验呢。

    赵月这次的生产非常顺利,之前预想的可能发生的各种意外都没有发生,宝宝一看就是一个心疼妈妈的,基本上没怎么费劲儿,进去了两个小时,就听到了新生儿的哭声。

    姜沐激动的就要往里冲,那个积极的劲头,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宝宝的爸爸呢!

    *

    霍华德的美梦实现了。

    霍宝贝是一个非常精致,非常漂亮的女孩子。

    五官轮廓很像赵月,是那种江南女孩儿的温软,小脸圆圆的,白胖白胖的,轻轻一戳,就会吐个泡泡,黑葡萄似的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加上那跟小扇子似的长睫毛,扑闪扑闪,活脱脱一个芭比娃玩。

    这么漂亮可爱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喜欢?

    几乎霍家上下,都喜欢的不得了。尤其是霍老爷子,每天都要跟霍华德抢一番带孩子的时间。

    人到中年了,才有一个软乎乎的小姑娘,霍华德宝贝的很,恨不得每天都带在身边。

    但是,他要伺候月子,所以,时间和精力更多的是花在了赵月的身上,老爷子对此很是满意,只要把孙女儿留给他照顾就行了。

    就算是姜沐在,有好几次都抢不到抱霍宝贝的机会,没办法,见缝插针的人实在是太多。

    霍宝贝又不是一个认生的,不管谁抱她,她都笑呵呵的,露出两排没有牙齿的小牙床,可爱极了。

    姜沐还一度忧虑,“你看看霍宝贝是不是不大聪明的样子?谁抱她都可以,看到谁都笑,这也太好骗了。”

    温立言笑道,“有你这么聪明的姐姐,霍宝贝怎么可能不聪明?而且,就算是她没有你聪明,也不会被骗的,你当霍家人是死的!你看那边那个,笑的跟个傻子似的。”

    他说的是霍时,二十好几的大好青年,此时手里拿着个拨浪鼓逗霍宝贝,整个人都开朗了起来,像个阳光的少年。

    姜沐放心了一些,霍家是个大家族,虽然平时也有些勾心斗角,但为的都是各自的利益,现在继承人已定,霍时就是霍家未来三四十年的掌权人,霍宝贝是霍时的妹妹,应该不会有人敢慢待她,跟别说骗她。

    “而且,我觉得霍宝贝其实很聪明。”温立言靠近她的耳边,低声说道。

    姜沐疑惑的看着他,目光充满疑惑,你确定你没看错?

    温立言开始分析了,“你没发现,给礼物的她才愿意被抱,超过三分钟没有表示的,她那小胳膊小腿就不老实了。”

    姜沐眼睛骤然瞪得老大,连忙观察起来,“真的假的?她这么机灵的吗?”

    她看着手腕上的手表掐着时间,果然,霍老爷子给了她一个婴儿玩具,一用力就有音乐响,霍宝贝乖巧的不得了,更是特别给面子的笑了起来。

    霍时把手里的拨浪鼓给她了,她晃得当当当直响,也任由霍时抱着她。

    然后温立言出马了,这段时间他已经学会怎么抱小婴儿,姿势那叫一个到位,绝对不会让宝宝感觉不舒服。

    姜沐掐着时间,还真的是三分钟,在温立言什么都没拿出来之后,霍宝贝还是哼哼唧唧的不干了。

    没有礼物,不给抱!

    莲藕试的小胳膊已经挥舞起来,拒绝这个白嫖的!

    姜沐一看,笑了。

    连忙拿出来一对小金镯子,上面没有任何的花纹,剖光面的,亮的很。

    姜沐刚要给她戴上,霍宝贝那小手直接攥到了手里,小腿也不挣扎了,小胳膊也不挥舞了,乖乖巧巧的笑了,抽了抽小鼻子,好叭,有礼物,还是两个,可以再抱一会儿。

    姜沐被她人性化的小表情逗笑了。

    她观察了一下午,终于证实了温立言的猜测。

    傍晚,她找了个机会,凑到了赵月的跟前,跟她说了她的发现。

    赵月也惊讶了,说实话,小女儿出生之后,她真正带孩子的时间很少,没办法,霍宝贝在家里太受欢迎了,加上她确实年年纪有些大,精力有些不济。

    被人做月子是做一个月,她被霍华德强制规定做两个月。

    正好这个时候霍华德过来了,赵月把姜沐的发现说了一遍,“你注意到了吗?我觉得不太可能,她这才满月多久?”

    “早就注意到了,咱家宝宝比较聪明,不用担心被骗。”霍华德中年得女,宝贝的跟什么似的,自然是家里人关注的最仔细的一个。

    “这也太……太精了吧?”赵月震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还隐隐有些担忧。

    霍华德把炖好的燕窝端了过来,“别想太多,我霍华德还护不住自己的女儿?”

    强大,自信,沉稳,可靠。

    这就是霍华德。

    “对啊老妈,霍宝贝就是聪明了一些,你不知道,有很多小天才都是这样的,他们生来就比寻常人聪明,有一些十一二岁就能读大学呢,咱们家霍宝贝这才哪到哪?再说了,这不是还有我和温立言吗!”

    姜沐担心赵月想太多,她的身体早年积劳,亏损,后来又动了手术,身体的底子不是很好,这次坐月子,霍华德特意请了最有名望的中医,专门给她调养身体。

    女人月子如果做好了,那早些年的亏损就能补回来,出了月子,身体也会更好。

    姜沐可不想她为这点小事儿操心。

    “你们都聚这里干什么?咱们宝贝看到人都不见了,不乐意了。”老爷子抱着孩子就过来了。

    “我们在商量婚礼的事情,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霍华德说。

    “对对对,这可是一件大事,不能出错,得想周全一点。”老爷子对这场婚礼也十分看重,霍家已经很久都没有什么喜事了,霍宝贝出生算是一件喜事,再就是霍华德再婚。

    “放心吧,不会出纰漏的。”霍华德已经准备很长时间了。

    霍华德再婚,在港城可是掀起了不小的风浪,不过,大家谈论霍家的比较少,毕竟,霍华德现在已经不是家族企业的掌权人了,霍时才是。

    所以,在外界看来,霍华德的这次婚礼,只是霍家办喜事了,对港城的商界不会带来太大的冲击,也不会改变港城商界目前的形势。

    大家更加好奇的是谁这么幸运,能加入霍家!

    虽然说现在霍家已经在霍时的手上,但是,毕竟是父子,霍华德也是一个非常有本事的人,霍时很多时候肯定也需要霍华德的帮助指点,能成为霍时的继母,成为霍华德的夫人,那也是嫁入豪门。

    这场婚礼成为了港城人茶余饭后最喜欢议论的八卦。

    港城那无处不在的小报记者,更是喜欢这种豪门八卦消息,不过,赵月一直在恢复期,家里还有一个霍宝贝,她基本上不怎么出去,记者想得到她的有关消息,太难了。

    但是,无处不在的小报记者,无孔不入,他们还是千方百计弄到了各种消息,这些真真假假的消息大大的满足了众人八卦的欲望。

    这场婚礼得到了空前的关注。

    霍家的这场婚礼并没有选在酒店,而是在游轮上。

    没错,霍华德和赵月这两个加起来已经八十多岁的人,婚礼居然时髦的连小年轻都比不上。

    能接到邀请的全都是港城这边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人,自然,在影视业发达的九十年代,明星也有一些。

    再就是记者了。

    “不是说霍家的这位新媳妇是母凭子贵,靠着孩子上位的吗?看这婚礼盛大的模样,不像这样啊!”

    “唉,怎么就不像?婚礼确实很盛大,但是也一定是为了那个女人,毕竟,这是霍华德的婚礼,这婚礼要是不奢华,不上档次,不盛大,那丢的是霍家的脸面!”

    “是这个道理没错。”

    “一个大陆的女人,真不知道霍华德是不是眼睛有问题,竟然会看上这种人!”

    “可不是,咱们港城什么好女人没有?就凭霍华德的身份,财力,权势,就是想娶黄花大闺也都能娶到!”

    “对啊,我听说新娘也是离过婚的,也不知道长得多漂亮!能把霍华德迷城那样?”

    “我说你们还真肤浅!你以为能让霍华德看上的女人,光是漂亮就可以了?你看看电视上哪个明星不漂亮,霍华德离婚了这么多年,如果他想要结婚,还不早结了?”

    “听你这意思,这位霍夫人有点手腕?”

    “这位霍夫人用的可不是女人的手腕儿,这位起先是霍华德的合作伙伴,能跟霍华德合作的女人,你们以为呢?”

    “那这位霍夫人那还真不一般,就是不知道她做的是什么生意?”

    “茹沐知道吧?咱们港城有两家,每天都人满为患,那些小姑娘可喜欢了。”

    “我还以为是做什么大生意呢,不过就是开了两家店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跟霍家更是天壤之别!”

    “呵呵,这又不是商业联姻,最重要的是,霍华德就喜欢这种能做生意的,会做生意的,懂了吗?”

    ……

    这边说什么的都有,婚礼还没有开始,赵月俨然已经成为众人议论的焦点。

    大家都很好奇这位二婚的女人,究竟有什么本事,能让霍华德娶回家。

    这个疑惑很快就解开了。

    婚礼开始。

    赵月没有穿洁白的婚纱,她穿的姜沐特意设计的中式嫁衣,又不是传统的凤冠霞帔,而是结合了传统汉服。

    上好的大红色丝绸,用了金色彩线绣了百鸟朝凰,姿态各异,栩栩如生。

    整件嫁衣,轻盈,庄重,华美异常,再配上手腕上的那极红的血玉手镯,耳垂上的乳白色的吊坠儿,盈润通透,一看就是上品。

    长发更是用一只牡丹碧玉簪挽着,整个人越显端庄,优雅。

    赵月是典型的江南女人,时间和经历让她的身上多了一种千帆历尽的韵味。

    此时,她站在霍华德身边,一个儒雅英俊,一个优雅端庄,两相一看,还真的是相配得很。

    一个开场,之前还在议论的众人,立刻闭上了嘴。

    仪式其实非常简单,也很随意,但是,霍老爷子亲自到场,霍时真是还做了伴郎,足以看出,霍家上上下下对这场婚事的认可和赞同。

    “嫁入豪门就是好,看看,都看看,新娘这么漂亮的喜服,就这做工,这刺绣,不知道要请上好的裁缝做多久呢!”

    “可不是,你们看到她手腕上的血玉手镯了吗,可比她身上的嫁衣贵多了!”

    “不光是手镯,还有耳坠儿,发簪,这一套首饰的价值,都可以跟这艘游轮相比了!”

    “这就是嫁入豪门的好处,怪不得有那么多人挤破了脑袋都要加入豪门!”

    各种羡慕的议论此起彼伏,那酸味真的隔得老远都能闻到。

    “嫁入豪门确实好,但是,也不是谁都配得上豪门的。”霍珍珍也是一阵的珠光宝气,依旧带着霍家人的高傲。

    “还有,你们当真以为我大嫂身上的首饰是我们霍家的?”霍珍珍轻嘲。

    “不是霍家的?这怎么可能?她不就是开了两个门店而已,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么贵的首饰?”有人不敢相信,高声反驳。

    “我说你也太故落寡闻了,咱们港城竟然还有你这么没见识的人,简直让人震惊!就你看不上的门店,在大陆可是有200多家,赵月是老板之一,就她身上这件嫁衣,可是她女儿亲自设计的,就那刺绣看到了没?那可是请了数十位老师傅赶制了大半年!”

    霍珍珍是真的羡慕,她连嫉妒的心都没有了,那么好的料子,那么好的衣服,那是人家女儿给做的,她就是再羡慕,也羡慕不来。

    她这心里一泛酸,就不想让其他人好过,非得让大家一起泛酸不可。

    “对了,你们还不知道我这位大嫂的女儿是谁吧?”霍珍珍指着穿着一身素雅旗袍的姜沐,“看到没?翠月轩听说过吗?一家专门卖翡翠黄金首饰的珠宝店,里面的珠宝极受欢迎,如果是我大嫂的女儿设计的,现在是千金难求。”

    眼看着众人震惊讶异,震惊的模样能吞下一只苍蝇,霍珍珍简直身心舒畅,不由得又多说了几句。

    “你们可别以为是赵月高攀我们霍家,不说赵月个人的产业,就她那个女儿,名下还有一个房地产公司,装修公司,超市,科技公司,私人博物馆,安保公司,人家厉害着呢!咱们两家是门当户对,记住了没!别闲的没事胡乱传谣言!”

    大家哪里还敢议论什么,早就被姜沐那华丽的产业惊到了。

    真没想到,赵月竟然还有一个这么本事的女儿!

    明明年纪都差不多,看看人家的成就,再看看自己家里那个只知道花钱的,拍死得了!

    “快来!快来!新娘子扔捧花了!”

    “来来来!我都参加三次婚礼了,一次捧花都没有抢到!”

    “抢捧花!抢捧花!抢到了捧花,下一个做新娘的,就是我!”

    一大群未婚男女瞬间都凑了过来,姜沐和温立言,霍时也被挤到了中间,一同凑热闹。

    赵月背对着众人,用力一抛,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哄抢,欢叫声。

    “啊——”

    “我的!”

    “我的!我的!”

    就在众人追着捧花掉落的方向,准备去抢的时候,一只大手敏捷的伸了出来,稳稳地抓住了掉落的新娘捧花。

    “哇!太厉害了!”

    “唉,这次又没我的份儿了!我这是又错过了一次婚宴!”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一直结不了婚了,肯定是因为我没有抢到新娘捧花!”

    “不,这个锅,新娘捧花表示不背,等你什么时候对异性感兴趣了,估计你什么时候就能结婚了!”

    此话一出,换来的是众人更大的欢笑。

    姜沐扯了扯温立言的衣袖,“我说温大老板,你凑个热闹就得了呗,怎么还真抢啊?”

    “不都说,下一个结婚的就是抢到新娘捧花的人?”温立言双手捧着鲜花,直接送给了姜沐。

    姜沐眨眼,“你这是在……求婚?你这也太捡漏了一点了吧?”

    “我只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温立言转换了话锋。

    “哦,那我可能不会同意,我年纪还小着呢,还想再玩几年呢。”姜沐拿着捧花,走出了人群。

    温立言追了上去,“没关系,我不着急,我先预定了!等你想结婚了,第一时间找我!”

    姜沐转身回头,笑了笑,“那我可要考虑考虑!”

    话说完,人已经跑了。

    温立言无奈,只能又追了上去。

    蓝天白云,海水湛蓝,海鸥成群,游轮渐行渐远。

    ——全文完——

章节目录

重生八零我养大了世界首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大雪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雪人并收藏重生八零我养大了世界首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