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鸢:“嘶,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一本画本子,而我是这本书的女主角,我本该跟君晏在一块儿?”

    和煦的春光洒落在沐鸢身上,她盯着那仰躺在躺椅上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乔乐,表示自己一点儿都不相信。

    乔乐:“呵,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某乐嘴角一勾,皮笑肉不笑。

    沐鸢:“那你哥呢?他后来怎么样了?”

    乔乐:“被你杀了。”

    沐鸢:“楚沁呢?”

    乔乐:“被你气死了。”

    沐鸢:“你呢?”

    乔乐:“呵呵,满门抄斩啊,你觉得呢?但那不是我,谢谢。”

    闻言的沐鸢沉默了,她心说她杀心有那么重么?

    可想了想自己刚刚重生那会儿,这事儿她还真干得出来。

    沐鸢:“那可真是多亏了你的自救,不然我就得背上冷血无情的烂名声了……”

    乔乐:“啧,少来,说的你好像有情似的……”

    一边埋汰沐鸢,乔乐一边将目光落向那坐在自己身上,怎么也不肯下去的雪白团子。

    团子刚满一岁不久,生的是粉雕玉琢明眸皓齿金尊玉贵……

    总之一看就是主角家的娃,继承了主角的优良基因。

    想到这里,乔乐还忍不住把他抱起来端详了一下,一边端详一边对团子道:

    “悦儿啊,你说你都长成你爹的缩小版手办了,你怎么不跟着他呢?”

    团子任由乔乐抱着,那双眸子就是跟葡萄般盯着她不放。

    身为一个小天才,他明明已经会说一些简单的小句子了,奈何他似乎继承了自家老爹的优良传统,就只会狡黠的伸着手对乔乐说一个字:“娘,娘,娘……”

    乔乐:“……”

    而在乔乐被君悦魔音灌脑的同时,沐鸢则抱着自家半岁多的小霍柠一阵偷笑。

    小丫头雪白雪白的,正在阳光下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自家乐婶婶和君悦哥哥。

    她的小脑袋里有很多问号,但却只能用咿咿呀呀来表达。

    与霍柠的不谙世事相比,君悦则成功被自家娘亲抱在怀里,露出了得逞的微笑。

    虽然娘说过父母才是真爱,他只是个意外,但娘亲也说过知识改变命运,这能遏制娘的知识也叫知识嘛……

    诶,他怎么飘了……

    君悦正想着,一道清朗的声音却冷不丁的从身后传来。

    “悦儿,你是不是又欺负你娘了?”

    将团子拎起来,男人凤眸含笑的望着君悦,俨然是小家伙的放大版。

    一袭白衣如画,笔挺身姿更胜当年。

    虽然也就过了一年多吧。

    君悦:“没有,我没有。”

    小家伙赌气的盯着君晏,看得一旁抱着自家小霍柠亲了又亲的霍鄞一阵狂笑。

    霍鄞:“你们到底是父子还是冤家啊?都别磨蹭了,你们君乐宝的抓周宴快开始了。”

    说着,霍鄞一手抱着自家女儿,一手牵着宝贝媳妇儿,一家人是和和美美的走了。

    留下君晏与乔乐对视一眼,几乎同时把目光落在了小君悦身上。

    乔乐:“你抱我抱?”

    君晏:“要不让他自己走吧?”

    乔乐:“我觉得可以!”

    闻言的君悦哇的一下哭出了声。

    好在他作为抓周宴的主角是不能迟到的,所以他这对极不称职的爹娘最终还是把他拎到了会场,没让他自己走路。

    君悦:“……”

    眼下武帝殿内长辈众多,他人还没落地便被武帝爷爷和乔王外公抱住好一阵儿心疼,还有一众老祖替他说话。

    结果最后只换来了他爹娘一句话:

    你们隔代亲惯坏小孩子!

    君老爷子:“……”

    二大爷:“……”

    陆老:“……”

    君瑜:“……”

    出云子:“我就说别跟他们理论嘛,你们赢过么……咳,当我没说。”

    在一众老大哥们虎视眈眈的注视下,出云子骂骂咧咧的退出了讨论。

    而在所有人的欢笑声中,小君悦的抓周宴也正式开始了。

    这抓周,也叫试儿、试周,是周岁礼中一项很重要的仪式。虽是一项家庭游戏,但还是可以看看自家孩子喜欢什么,未来又有什么祈愿的。

    乔乐还记得那本《红楼梦》里,那贾宝玉就抓了胭脂钗环呢……

    后来这货也的确跟女子缠绵悱恻,毫无功名利禄之心。

    看了看此刻被放到松软地毯上,即将开始抓周的小君悦,乔乐也很好奇这小子会抓什么。

    乔乐:“你小时候抓周了么?抓得什么?”

    君晏:“你觉得呢?”

    乔乐:“我觉得你多半什么都没抓,指不定还跑了呢。”

    男人一笑,绝艳似妖,显然乔乐猜准了。

    那边的武帝与君老爷子心说,要不是你周岁时咱没想起来,直到你两岁才让你的抓的,你能逃得掉?

    所以他们这不就吸取了教训,让小君悦刚满周岁就来抓了么?

    呵,机智如他们!

    而在君晏与乔乐闲聊之际,一众宫人也缓步入内,将一个个摆满物件儿的银盘放在了小皇孙面前。

    说是面前,但还是有将近半米的距离,似乎是为了让孩子更多凭自己的感觉选择物件儿。

    因为这抓周是不允许任何诱导的,主要看孩子挑选,视其先抓何物,后抓何物。

    不过这个所谓规矩,在这儿似乎形同虚设。

    天知道那些银盘才刚刚放下,便被一众狂徒给掀了去。

    只见武帝君玄带头动手,直接把盘子里的印章换成了天武玉玺,把什么圣人典籍换成了自己还没来得及批的奏章。

    一时间,众人都对这个目的极其明显的爷爷抛去了一个爱的白眼儿。

    然后下一秒……

    二大爷:“小悦啊,这玉玺有什么好玩儿的,抓这个,武帝剑啊,可帅了!当年你爹要你老祖我都没给他!真没骗你!”

    砰的一声把武帝剑放在一个盘子里,二大爷是和颜悦色。

    君老爷子:“要什么剑啊玺的,好男儿就该保家卫国!对吧大霍小霍?”

    要说君老爷子也是狠,居然还拉了霍铭与霍鄞当同盟。

    三人一合计,直接给盘子里放了一摞兵书和布阵图。

    紧接着君瑜放了唐刀,出云子放了道德经,乔轩放了铁扇,乔寅放了古董,沐鸢放了医书,澹台睿则放了兽皮……

    这些起码都是正常的,陆老,您这往盘子里放麻将和扑克牌是认真的么?

    乔乐刚想问,却见自家夫君直接掏出了一本《乐学》,啪的放在了离自己最近的那个盘子里。

    同时还用眼神威胁自家儿子必须抓这个,不然家法伺候!

    乔乐:“……”

    好的,你们随意,随意好吧。

    紧接着的武帝殿可就热闹了,一众大佬们疯了般的围着小君悦呐喊,努力推销着自己面前的东西。

    明明是一个公平公正透明的选择,如今直接变成了看谁喊的大声。

    而那坐在风暴中央的君悦表示,他快聋了,真的……

    哎,原来家里亲戚太多太强,也是会有不必要的烦恼的。

    最终君悦踉踉跄跄的走到了每位亲戚面前,就像是做工作一般一个物件儿摸了一下。

    嗯,大人才做选择,我小孩子全都要!

    这一幕直接把乔乐给看笑了。

    因为某一瞬间那一群为了推销自己东西而呐喊的众人表示,他们的智商似乎受到了某种碾压……

    这孩子,就,就离谱……

    而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半年后小霍柠的抓周宴也同样离谱。

    因为她什么物件儿都没抓,她抓了个人,是她家什么都抓了的君悦哥哥。

    她爹娘说了,抓住你哥哥就是抓住了命运!

    以后咱混吃等死平步青云!

    小霍柠表示我可以!

    我躺平!

    君悦:“……”

    ……

    我,君悦,小名君乐宝,今年三岁了,我是一个被无数人羡慕的皇三代,军三代,商二代,天水与北蛮开拓第一代……

    我有一对非常“称职”的父母,他们神龙见首不见尾,时常抛下我偷偷出去快乐。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嗯,就在刚刚他们又跑了。

    我还有一对非常疼爱我的伯伯伯母,他们一个天天为了天武奔走,一个能活死人肉白骨。

    他们总是带我玩,给我讲我爹娘以前干的缺德事儿。

    比如假装自己是个废物,假装自己是个瘟神,假装自己不会武功,假装自己是别人……

    霍鄞:“你爹阴险狡诈,心思深沉!”

    沐鸢:“你娘表里不一,脸厚心黑!”

    霍柠:“绝配!”

    君悦:“……”

    这个还用你们告诉我?

    对了,小霍柠是他妹妹,虽是表妹却胜似亲妹。

    他轩舅舅经常告诉他,这对妹妹一定要耐要心包容要爱护。

    当然,还要时刻紧盯着那些想对自己妹妹出手的小王八蛋儿,并用武力把他们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

    乔轩:“想当初你舅舅我就是没把你娘看好,这才着了你爹的道。”

    看着某义愤填膺的舅舅,君悦表示要真给你拦下来了,那我不就没了?

    于是君悦立刻微笑而又礼貌的问道:“舅舅,我听沁姨说您最近要成亲了,是哪家姑娘啊?漂亮么?要聘礼么?需要孩子当送财童子么?您看我怎么……”

    他的话还没说完,他舅舅先不见了。

    乔轩:我特么什么时候要成亲了?我怎么不知道……

    一个人搞事情它不香么!

    君悦摇摇头,哎,这舅舅大了,管不了了啊。

    而更麻烦的是他那武帝爷爷。

    君玄:“悦儿啊,你看这玉玺这质地这雕工,它又大好又……”

    不是,爷爷,您能换个话题么?

    看着小君悦那您别想忽悠我的眼神,君玄哭了。

    想逃出皇宫的第一万一千三百七十五天,嗯,他依旧没有成功。

    不仅如此,连唯一兢兢业业帮他的卿儿也生孩子去了……

    君悦:“爷爷,别哭了,您还有好多奏折没批呢。”

    闻言的武帝哭的更大声了。

    这特么可真是那逆子生的啊,气起人来简直一模一样。

    逆孙!

    你个逆孙!

    除了这个武帝爷爷,他君悦还有一个在天昭呼风唤雨的乔王外公。

    外公每天喝喝小酒赏花赏月赏古董,除了没事儿催催轩舅舅成亲,说说沁姨都娶了好几个驸马都尉以外,便是带着他君悦四处招摇。

    逢人就说这是他外孙,然后迎来一片儿惊叹的目光。

    乔寅:“悦儿啊,这只要牵着你,甭说是四国了,就是北蛮也能横着走。爽,太爽了。”

    闻言的君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

    说来倒是,如今的北蛮第一雄主澹台睿乃是他娘的徒弟,刚好跟他是平辈儿。

    除了澹台睿,还有天水那位刚刚登基的新皇帝。

    每当听着这俩比自己大了不知道多少轮儿,却硬是要叫自己弟弟,而他们那比自己大,或是差不多大的孩子们则要叫自己叔叔时,他心里还是五味杂陈的。

    哎,这辈分太高也不是他的错嘛。

    不过如今的北蛮已跟中原搭建了完善的贸易体系,商路更是由他们家的第一管家欧阳叔叔全权负责。

    几年来城西贫民窟成了世界商贸中心,太清宫则成了天下第一医馆,神医已超过一手指之数。

    而北蛮也建起了一座座城邦,在他娘的指导下开始了绿化事业。

    原本的四大雄关俨然成了交易集市,时常有汉人与蛮人进进出出。

    据说最近还要建什么冰雪游乐场,他虽然听不懂,却觉得好厉害的样子。

    对了,他还有一堆老祖。

    有的喜欢种地务农,如今已将杏园开发成了一座巨大的农业庄园,青山耸立绿水环绕。

    真真是风景秀丽,让人流连忘返。

    还有老祖喜欢麻将和斗地主,经常三五成群的娱乐。

    不过他们都说牌桌子上能有任何人,唯独不能有自家老爹那个畜生。

    陆景:“悦儿啊,你未来要是跟你爹一样,那你也别玩儿麻将了。没意思,连败北的滋味儿都尝不到,还有什么意思啊?不仅没意思,还恶心别人。”

    君悦想想也是。

    毕竟他看一个人手里的牌,基本就能推出所有人手里的牌了。

    而且随手一摸,还真能摸到自己想要的。

    他娘说这叫欧皇,而他是欧皇和欧皇的儿子,所以叫欧欧皇。

    君悦:“可您当初不是个非酋么?”

    乔乐:“咳,那是以前,很久很久以前。”

    君晏:“非酋有什么不好?我就喜欢非酋。”

    狗粮入口,君悦决定找自家剑仙老祖和唐刀老祖解解腻。

    毕竟都秋天了,他俩肯定又在为曾经逝去的爱情而心痛不已了。

    君莫邪:“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须惜少年时。”

    君瑜:“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自打在他们家发现了这首他娘教他的诗,这俩老祖是每年都要念上几遍,念完后还不忘抱头痛哭情真意切。

    君悦就在想啊,这阿玥老祖天天被你俩这么吵,真的不会觉得你们很烦么?

    就像那位云惊月伯伯老问他自己够不够华丽够不够好看时,他也会觉得这人特么的烦死了一样。

    最后,他还要讲一个来自画本子上的传说。

    四国传说,有这么一个超级超级倒霉鬼。

    出生当天,这位主儿顺利难产,克死了自己的王妃母亲。

    长到五岁,她一共重病了二百六十六次至今不死,堪称古代医学奇迹。

    曾养过几只名贵波斯,种过几盆稀世花草,不出意外,都没有活过三天。

    直到她第一次去上学,目的地国子监也塌了……

    她被砸成了重伤,然后死了。

    倒霉鬼还是那个倒霉鬼,可灵魂却不再是那个灵魂了。

    灵魂说她坠机而来,说她来自书外,说她能看到每个人眉心的命运之火,说她不是真的倒霉……

    她似乎能左右别人的命运,但她却最想左右自己的命运。

    她想得到一个本不属于她的人。

    在几次差点儿消失之后,她成功了。

    她不再倒霉,而成为了一个可以赋予别人希望和未来的神。

    神说,她会帮助每一个向她许愿的人。

    给对方一个奇迹,一个逆天改命的奇迹。

    当然,四国还传说神的身边有一位英俊至极的少年,他发誓会永远永远守护着他的神。

    是因为从她出现开始,他的每一天都是一场逆天改命的奇迹。

    ……

    传说一般都是有根据的,就像君悦一看便知道这个故事的原型。

    不得不说,虽然他对于这两位老是抛弃自己的事情嗤之以鼻,但他却不得不感慨自己的来之不易。

    因为但凡爹娘踏错一步,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可能就不是他了吧。

    合上画本子,君悦小跑着出了门。

    他听到了门外的动静,想来是外出的爹娘终于想起他了。

    可当他看见从镜之门中走出的爹娘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初夏阳光明媚,女子一身酒红色长裙,长发披肩。

    那长发好似波浪,透着一抹知性优雅而又不失灵动的味道。

    在君悦的记忆中他娘总是不施粉黛的,因为太漂亮了……

    除了鸢婶婶能媲美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可当君悦看着女子踩着优雅的高跟鞋,迈着笔直修长白皙的腿走到自己面前时,他真的愣住了。

    乔乐:“悦儿,娘不是一直说带你去娘的世界玩儿么?走?”

    君悦:“鸢婶婶输了……”

    乔乐:“哈?”

    看着自家胡言乱语的儿子,乔乐愣住了。

    而一旁衣着考究神色清冷,一双大长腿笔直如刀锋的君总表示,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乐儿时,似乎也是这样的表情。

    不能乱想,乱想会热的。

    也不管儿子到底怎么了,乔乐抬手便给小朋友变了个造型。

    一时间原本锦衣玉带玉冠束发的小团子,直接换上了总裁文小奶娃那酷酷的T恤上衣工装短裤,以及鸭舌帽外带最新款的高端锡纸烫。

    看着自家帅得飞起的小渣男,乔乐甚至还想给他戴一副超酷的小墨镜。

    这种自己做手办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而君悦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也像极了君晏。

    他也看过那本绝版《乐学》,自然知道书外还有另一个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他要管娘叫妈妈,管爹叫爸爸。

    他是顶流影后乔乐的儿子,是君氏财团唯一指定的继承人,君家小少爷,君悦。

    ……

    小雨淅淅沥沥,某大型商场门口,一名五岁左右的小奶娃身着卫衣,一双小手自在的放在兜里。

    他好似雪玉堆砌般精致,让进入商场的路人们频频回头。

    可与周围的喧嚣相比,这小少爷的目光却始终望着门外的高楼大厦,以及那没入雨帘中的各色霓虹。

    “小少爷,这初秋的天儿凉,夫人和总裁也没说让您在门口等着啊。咱们进去吧,可别被雨淋着了。”

    穿着薄毛衣的沉香凑到君悦身边,认真的遣词造句道。

    一年了,她说话还是得三思而后行。

    而那一旁西装革履一副保镖模样的龙七也表示,他其实还是喜欢背着他的重剑,可是主子和夫人不让啊……

    他们说那样会吓到行人,行人会报警,然后就会有叔叔请他去看守所里喝咖啡。

    他不喜欢喝咖啡,那玩意儿太特么苦了。

    他就不明白了,主子和小主子为何天天端着那玩意儿自我折磨。

    难道是卧薪尝胆?

    可他们明明不需要啊……

    还是周全那家伙适应的快,如今都在集团当上总经理,气得那些上市公司的老总团团转了。

    这些人都说周全特么是个人形电脑,可危险了。

    人形电脑是什么他龙七不知道清楚,但周全危险是真的危险。

    毕竟这才多久啊,都搞破产好几个敢刷他们夫人黑料的公司了。

    你们说这个时代到底怎么回事啊?

    怎么老有人想捆绑他们夫人传绯闻,靠这个发家致富呢?

    要不是夫人拉着,别说公司了,人都不知道被他们主子弄死多少个了。

    沉香:“龙七,别想些有的没的啊!夫人说了,这儿可是法治社会,我们要和谐民主文明富强,不能乱来,更不能当法外狂徒。”

    龙七:“哦,好的……”

    君悦看了看自己身后这两货,心说你们这一年总算没白费。

    起码这思想觉悟是越来越高了。

    哎,这沉香和龙七都变了,他那对倒霉爸妈却依旧我行我素。

    比如隔三差五不在家,一个片场赶戏,一个公司加班,万事都让孩子等他们,直到现在都还不来。

    而且这凉嗖嗖的下雨天,干嘛非要来这个商场啊?

    吃的玩的他们家不都有么……

    好在,在君悦被好一堆星探虎视眈眈,都快给周围人围观烦了的时候,一辆越野车终于停在了商场门口。

    车上下来了一男一女,男人西装考究外套一件驼色大衣,如此穿搭一出,更显出了他宽肩窄腰大长腿的完美身材。

    再加上那张精雕玉琢的脸,抬眸间是绝艳似妖,令无数人为之尖叫。

    对此,君悦已经习惯的不能再习惯了。

    他爹,老帅了。

    而在男人身边,还有一名身穿黑色长裙外套白色针织衫的女子。

    女子的装束十分简单,却透着一股难言的优雅与灵气。

    大家都觉得她很漂亮,却怎么也记不住她的长相。

    她是谁?

    围观者中没有人知道。

    但君悦知道,这明明就是他那又对别人施了障眼法的妈妈——乔乐。

    因为当个影后容易被粉丝穷追不舍并霸占各路热搜,所以她选择为自己挡脸,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

    神嘛,就是能任性一点的。

    不过君悦经常问她她为何要当明星,不累么?

    乔乐说体验生活。

    今天是明星,说不得改天就在街上扫地了。

    什么都可以做,慢慢来嘛。

    君晏:“你们先回去吧,我们带君乐宝逛逛。”

    抬手将车钥匙丢给龙七,君晏亲自抱起了那一听到“君乐宝”三个字就要打自己的君悦。

    可你爸爸终归是你爸爸,在你没长大之前你根本打不过他。

    于是乎君悦最终老老实实的坐在了自家爸爸的肩膀上,看着他妈妈拉着他们父子俩在商场里乱逛。

    虽然他们看起来很抢眼,但三人早就习惯了。

    “嗯,这个章鱼烧好吃!尝尝!”

    “这个奶茶也不错,一人一杯?”

    “那边还有烧烤!”

    ……

    不一会儿,这三人头上便一人戴了个兔子发窟,彼此相视之间露出傻傻的笑。

    他们做陶艺让工作人员惊为天人,他们做泥塑宛如大师般异常逼真,就连打个戒指也能徒手完成,根本无需机器上阵……

    到后来进了鬼屋过了密室,鬼没把他们吓到,反而被神出鬼没的君晏和君悦吓得不轻。

    对此,乔乐笑而不语。

    看看这个满是繁华的世界,高楼大厦川流不息,这曾是她生活的地方,可等她回来时已不知过了多少个春秋。

    以前的家人已经找不着了,大概他们已经处于不同的世界线了。

    但没关系,她也有很多很多的家人了。

    就是宁宁她至今也没有找到,不知对方掉到了哪里,又或者坠入了哪个轮回。

    自己大概,也只能祝她好运了吧。

    就在乔乐这般思索之际,她忽然听见了蛋糕店里一名少女的声音。

    “哎,现在的小说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这个,大神新作《邪王娇宠:神医王妃狠倾城》,套路,都是套路。”

    那少女的手里提着黑森林蛋糕,正面色无奈的跟身旁同学们吐槽着各种细节。

    一时间,一众女生响起一阵娇笑,其中一人道:

    “行了茶茶,以后笔给你,你来写好吧?把反派写好,把正派写坏,或者乱七八糟的改?”

    说着,那群女生又一次笑了起来。

    那股子青春的朝气,真让乔乐羡慕万分。

    茶茶:“乱七八糟怎么了?乱七八糟不也比一个套路强嘛。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在这儿解散吧姐妹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女生们在哄笑中散去,而那个叫茶茶的女生则一一向她们挥手再见,一个人意难平的拿着手机。

    真是心情不好什么都不顺,下雨天还没带伞。

    她正这般想着,一把伞却从旁边递了过来。

    回眸,当她看见递给她雨伞的绝美女人时,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乔乐:“不用谢,也不用还,送你了。”

    对少女露出微笑,能听到其心声的乔乐自如的回答道。

    茶茶:“你,你是乔……”

    白皙手指轻轻地放在红唇上,乔乐抬手对少女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事实上此刻除了她的家人,只有少女能看到真真正正的她。

    抱着手中的雨伞,秒懂少女疯狂点头。

    “谢谢,谢谢你。”

    闻言,乔乐明眸含笑,在商场有孩子走丢的提示音中她并未回答不用谢,而是淡然道:

    “套路就是用来打破的,你大可认认真真的写个评论,让作者看到你的心意啊。毕竟反派也不全是坏的,主角的路也不全是对的。”

    “是吧!”

    “是呢。”

    得到乔乐的肯定,少女露出了兴奋的微笑。

    长评,她今晚回去一定要写个长评!

    眼看着少女转身而去,乔乐也瞧见了对方眉心那忽明忽暗的火焰。

    这等待着对方的,应该是一场天大的机缘吧。

    想到这里,乔乐的手中竟凭空浮现出了一张信纸,信上写着一段只有神才能看见的话。

    如果世间真的有神明,我恳求您不要让我变成怪物——苏肆

    君晏:“乐儿,走了。”

    就在乔乐愣神的片刻,君晏与君悦拎着刚买的蛋糕走到了她的身边。

    她立刻抬手捏碎了信纸,任由其碎片幻化为一朵朵翻飞的白莲。

    它们会随风飘散,去寻找那个能为许愿者完成祈愿的人。

    而这也是她今日来此的目的。

    乔乐:“走吧。”

    抬手拉住君晏的手,乔乐亲了亲自家的大小宝贝,与他们一起消失在了商场的尽头。

    夜色下,一朵朵白莲随风而去,最终找到了那正努力写着长评,想要为反派正名的少女身上。

    旧的故事就此结束,而新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

    一年多的时间,《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正式完结了。

    渣渣没有在八千字的番外里细细的写每一个人的故事,因为想要留白,因为希望他们能活在每一位读者仙女的脑海里,有各自不同的结局不同的故事。

    我尽力想完善每一个人物,所以期间总是出现断更少更,也因此被不少仙女诟病吐槽。

    对此我感到万分抱歉,但死不悔改。

    (????????????)?Yes!!!

    最后,这是一个关于温暖、救赎与逆天改命的故事。

    也许有人觉得女主抢了男主,觉得文文它拖沓散漫废话多。

    的确,它不完美也不可能完美,但渣渣要说,渣渣真的尽力了!

    只希望看到这里的宝贝们能喜欢这本书,能记得这段嘻嘻哈哈,跟着书中人物一起欢笑的故事。

    最后的最后,有月票请投给新书吧,求求了,乐儿她不需要了,但茶茶需要啊,呜呜呜……

    以上,来自爱你萌也期待与你们再次相遇的渣渣~

    再见~

章节目录

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瑾年三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年三色并收藏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最新章节